2023年03月16日

新女婿上门

侄女琼八年的爱情长跑,终于修成正果。大年初二,侄女婿上门订婚。

侄女订婚,不单是他们小两口的人生大事,乃至整个大家庭都是一件大喜事。按照老家的习俗,新女婿上门,家人要带领他到祖堂祈福。初二早晨,天空时有雨夹雪飘然而下,而我们的心情却比阳光还灿烂,哥兄老弟各自挈妇将雏,开车回到老家,聚集在祖堂迎接新女婿。

汽车拉近了城乡的距离,让乡村不再偏远,春节短暂繁荣的乡村,也出现了交通拥堵,平常一个小时绰绰有余的路程,侄女婿竟然花了四个多小时,一路龟行,走走停停。在大家翘首以盼和电话轰炸中,侄女婿一行总算于十二点之前赶到。车还没有停稳,喜庆的气氛就热烈起来,鞭炮“噼噼啪啪”炸响了。

一个男生,个子高高,满面春风,手持鲜花率先下车,绅士般走到侄女面前,单手一个拥抱,然后双手送上鲜花。顿时,现场掌声热烈,笑声朗朗,掀起喜庆的高潮。这个幸福的时刻,侄女灿若桃花,洋溢着幸福又羞涩的笑容,侄女婿并不怯场,从容地向邻里乡亲问好,礼节得体,落落大方。

我接过礼品的担子,挑进一进三重的祖堂。在爆竹声声的祝福中,担子歇在后堂轩香案前,算是向祖先禀报这桩婚事,恭请祖先庇佑,仪式简短而庄重。礼毕,我继续挑起担子,转身往回走。走在前面的侄女婿,在大门口被人拦截,要他上门。原来,一块高约九尺,宽约三尺的轴式实木门被卸在旁边,需要新女婿重新把它安装好,这就是“上门”之说。侄女婿愣住了,想不到居然有这等事情。这怪不得他,吾乡地处三省交界之地,十里不同俗的事情多得很。在得到证实后,他试图凭一己之力将这块厚重的门装好,努力几次都没成功,这门实在太沉。在一片嬉闹声里,新女婿最终在大家的帮助下,才将门安装好。

俗话说:“新女婿一到,丈母娘上灶。”侄女婿的丈母娘早就在灶上忙开了,甚至早在年前,她就把办酒席的食材都准备好了。中午的招待酒席设在老屋。

酒席四桌,摆在堂屋。最尊贵的席位,邀请侄女婿的叔叔上座,我称之“亲家”。亲家代表男方家庭,不辞辛劳给侄子挑礼担,理当坐首席,由我这个大亲家作陪,另外还邀请了老家的几位尊长相陪。侄女婿被安排坐在次席,晚间酒席,他才是主角,才能坐在四方桌右侧右上的位子。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各酒桌开始进入敬酒的流程了。新时代,不兴劝酒,要是早几年,把新女婿灌醉是规矩,不达目的不罢休,至于酒后的事,就管不着那么多了。如今,陋习已改,愿饮者饮,多寡随意,大家只要礼数到了就行。大概侄女婿是初来乍到,不好贸然拒绝别人敬酒,又担心自己失礼,但凡别人敬一杯,他必回敬一杯。在我的家乡,他人敬酒,并非必须回敬的。这下好了,别人又不知道他的底细,一来二往,侄女婿喝醉了,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趴桌上打起呼噜了……

新女婿喝醉,丈母娘心疼不已。到了晚上,酒席刚开局,丈母娘就替女婿挂出了免战牌,还亲自督阵。主角不喝酒,配角便有机可乘,纷纷祭出“开车不喝酒”的法宝,来搪塞酒事。开车不喝酒,喝酒不开车,这个道理谁都懂,强求不得。

我父亲兄弟三个,到了我这一辈变成兄弟七个,都已成家,自立门户。从初二晚上开始,我们兄弟七家轮流摆酒席。这年代,请客吃饭有酒楼代劳,确实方便,但缺少“家”的氛围。我们七兄弟有约,设家宴款待新女婿,以示隆重。至于厨事,大家相互帮衬。一日三餐,摆午餐和晚餐两顿酒席,这样一来,刚好排到初六侄女婿回家的那天。

从正月初二到初六,我们这兄弟七家合在一起就像一个戏班子,每顿酒席就是一场戏,主角永远是新女婿,配角是我们大人,小孩子是观众,戏的内容不变,演员不变,观众不变,只有演出的场地在不断变换。虽然演戏的场次多了,有些乏味,但演出的气氛很和谐,热热闹闹,充满喜庆,用一句经典的话形容:人生最大的幸福是,累并快乐着!

□段佩明

上一篇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