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年10月14日

移动的蜂巢

李永湖 兰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擅长于剧本创作,曾在兰州市小戏小品创作培训中多次获奖,秦腔剧本《离亭燕》曾获甘肃省重点文艺资助项目。

秋后的下午,阳光不再那么彪悍,倒有几分绵里藏针小女人的感觉。在院里喝茶,撑把伞正好。

朋友靳教授,拿出英国红茶,放两片柠檬,加一勺白糖,然后点燃酒精灯,任火苗轻轻舔着壶底。我们的友谊就这样被温存着……

两个人喝茶,只发出茶杯轻轻碰撞的声音,不要任何外界的干扰,院里很静很惬意,所有祝福的话语,款款落入杯中。教授呷一口茶,我呷一口茶。古筝曲《高山流水》来的正是时候。他国的茶 ,我国的曲,一茶一曲,促膝而谈。情到深处,微微闭上眼睛,回味……

一曲结束了,我睁开双眼,我的天呐!只见伞顶悬挂着拳头大小的一个马蜂巢。一群马蜂嗡嗡的乱飞,我拔腿欲逃。教授扑哧笑了,别紧张兄弟,我在伞底下,安全地坐了好几个月了。

我怯怯地拧着身子,嘟囔道:“我可领教过它们的厉害”!

小时候顽皮,曾拿竹竿捅过屋檐下的马蜂窝。结果脑袋、脸上、嘴唇,无一幸免地区,吊着几个大包,眼睁不开,嘴张不了,喝口水都钻心的疼。还得到母亲特别的嘉奖——活该!

教授看着我心有余悸的样子。只要你安心喝茶,不要乱动,保你无事。

这群马蜂呀,从开春到现在,已过去三季了,在我的头顶上方安家、结婚、生子。它们做自己的事,我喝我的茶。夏天的时候,太阳毒,我将伞时不时的转动,蜂巢也跟着转动,可它们从来也不会因为伞发生了变化,而找不到巢,更不会因此而攻击我。别以为它们弱小,就忽略它们的习性。人有时会找不到回家的路,蜂则不会。

又呷一口茶,望着伞顶的蜂巢,突然间觉得,这群马蜂不再那么可怕,而且愈发地可爱起来,它们个个体态婀娜,舞动着生命中最后一个秋天。明年春天是否还会有新的蜂群在此筑巢?如果有,我们的品茶必然会多一份情趣,如果没有……不!我想一定会有新的蜂群来筑巢的。茶还是英国红茶,曲还是那曲《高山流水》,人还是品茶的两个,在这里等侯你们。若干年后,这里就会有一个伞一般的蜂巢。

这些金黄色的小精灵们,从春到秋辛勤劳作、精心建造的家屋,不只是一个蜂巢,而是一种信任。同在一片蓝天下,同在一把伞下,马蜂安家、劳作,教授看书、品茶,多好。

□李永湖

上一篇